Skip to content

俾錢童工在街頭玩遊戲和其他

三月 3, 2010

在哥倫比亞的Pereira市,有不少兒童因為家境清貧,被迫在街上工作,無法像一般的兒童在玩耍中成長。藝術家Fredy Clavijo發動了一項藝術計劃名為On the Game,就是聚集這一班在街頭工作的童工,支薪水給他們,條件就是他們要玩孩子在街上玩的傳統遊戲。於是,他們每天上班,就是在街頭玩陀螺、搖搖和踢波等等。一方面,家人對他們賺錢的要求得到滿足,同時間,童工可以重獲玩耍的權利。作品希望我們反思兒童的遊玩權利和成年人究竟應該有多少權力支配兒童的生命,例如強迫他們在街上工作。

現代商業社會,廣告/公關是靈魂。公司或產品最希望就是消費者認得自己的Icon。Iconomy是一班哥倫比亞Medellín藝術家的作品。內容是透過大眾媒體來推廣一個尋常的街頭小販Gerardo Lema,讓他成為全城的星級小販,到處都見到宣傳他的海報牆。用意是探討宏觀經濟與微觀經濟的關係和廣告公關的影響力。Gerardo在訪問說,自從宣傳出街後,很多人認得他,還可以直呼其名,除了生意多了,和他聊天的人也多了。

Corporate Commands是傳播學的名詞,是指企業登廣告時所採用的指令式卻又含糊的標語, 例如,Nike的Just do it。一班在美國波士頓的藝術家推行了一項藝術計劃,就是按照廣告的字面意思去行動,會發生什麼。方法就是邀請觀賞作品的觀眾寫下他們的看完一句Corporate Command後,按字面的解釋會作出的行動。目的是看看這些空泛的誘導性句子會引發出什麼行為。

很有趣的藝術作品呢!

這是在Medellín的一個展覽的部份作品的內容。個人很欣賞他們的創意和對社會議題的關心。不過,也有些意見。近年,全世界的藝術作品的趨勢都是以介入社會議題為王道,很少看到不討論社會問題的藝術作品。一方面,當然因為經濟不平等和其他社會問題越來越嚴重,藝術家無法坐視不理;而同時間,很多贊助都傾向支持與社會議題有關的藝術作品,個人認為也是一種掌權者為社會消消氣,免得社會怨氣爆煲的策略。如果你向這方面創作,就比較容易得到funding。為了得到經費,很多藝術家亦無法不參與這種建制分餅仔的遊戲,按照贊助的指引,創作出很多「理性討論」和「具積極建設性」的關懷社會的作品,而且意念大多新鮮,公眾看完都會覺得有趣。但在這些基金資助下的作品往往缺乏對問題根本的衝撞力,好像上面提到的作品On the Game,其實我也很喜歡,但總是覺得只是一條好橋…看過,討論過,然後又如何?

 

 

2 則迴響 leave one →
  1. 三月 4, 2010 3:30 下午

    hi parkson,

    如果那不是一件「藝術品」,孩子可以無限期因玩耍而取得薪水,而不是在「展覽期」才有錢收,我諗會更更更有意思~_~

    anita

    • keiheepgo permalink*
      三月 7, 2010 11:25 上午

      Anita,對,為什麼不可以,所謂的扶貧措施也要有新思維和做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