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拉丁美洲最古老的電影節-第五十屆Cartagena國際電影節(1)

三月 1, 2010

來到Cartagena,幸運地遇上拉丁美洲最歷史悠久的電影節Festival Internacional de Cine de Cartagena de Indias,今年還是50週年!開幕禮中,拉丁美洲最重要的作家之一《百年孤寂》的作者馬奎斯也是座上客!可見其江湖地位。

m_CIMG3196m_CIMG3201m_CIMG3211     m_CIMG3214m_CIMG3198

很久很久沒有煲電影節了!十幾年前讀電影系時是高峰期,那時一日五套都可以面不改容。估不到錯過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我,可以在哥倫比亞補返數!平時接觸拉美的電影機會不多,這次是認識新導演和好電影的最佳機會。

首兩天,看了三套哥倫比亞作品、阿根廷和西班牙電影各一。

第一齣是哥倫比亞電影Retratos en un Mar de mentiras(Portraits in a sea of lies)。Marina和Jairo是表兄妹,在祖父意外過世後,回鄉領回家族的土地。背景是政府呼籲,被游擊隊佔領的土地現在重歸人民,只要有地契,就可以重獲祖地。和很多哥倫比亞人一樣,Marina和Jairo都是游擊隊暴行的受害人,Marina全家被游擊隊所殺,因此她和祖父只有逃離家鄉去到首都的貧民區居住,Marina亦因為目睹全家被殺而患了失憶。Jairo要在街頭行乞,幸好有一天遇上一位攝影師,Jairo就跟著他工作,後來也成為攝影師。根據聯合國的數字,有十分一哥倫比亞人(四百五十萬)因為游擊隊的活動要逃亡。Marina和Jairo就是他們的代表。

和其他公路電影一樣,兩表兄妹的車程滿載各式各樣的遭遇,從中編導藉以反映哥倫比亞的現況。例如道路給游擊隊設了路障,不能通車,但大家已習以為常沒有驚慌。突然間,軍隊到場,和游擊隊槍戰起來,各人躲避。槍彈完後,Jairo街頭搵食的本能還提議大家在槍戰現場拍照留念;游擊隊可怕,軍人呢?Marina和Jairo遇上軍人查車,Marina因為全家死於槍下,對槍有恐懼,不肯下車,軍人立時要拉要鎖,Jairo再施街頭智慧,送上漂亮的墨西哥帽,免費為他們拍照才化解另一次危機。

好不容易回到家鄉,原來游擊隊仍是老大,仍控制整條村落。Jairo在節慶中不知情下為游擊隊一幫人拍照,在酒話間,把回鄉領回土地的事說了出來。後來在睡夢中,這幫惡人拿著槍來要搶Jairo的地契,在逃走時,Jairo中槍,死於自己的家鄉。留下Marina一人。

在旁坐著一位瑞士來的女人,已在哥倫比亞三個月,幫助如同Marina和Jairo一樣的受害者。她說看了這電影,令她大受打擊,如果哥倫比亞的實況是這樣的話,她微乎其微的力量又能做什麼呢?我只能安慰她,她所做的雖然微小,但非常重要;她又說哥倫比亞人對這些暴力太習以為常,這樣下去,不會有改變。我也只能開解她說,如果哥倫比亞人不習以為常,很難過日子,好像Marina的大有人在,莫非每天也要做淚人?當然,這位女士是對的,只有更多人放不下,才會有更大的行動,有更大的行動才會翻天覆地。忘了用良心的聲音的行動來鼓舞她!

第二齣是阿根廷的El Último Verano de la Boyita(The Last Summer of the Trailer)。從觀眾分享中知道了雙重性別是阿根廷電影時常出現的母題。那位觀眾說得對,天生我們高矮肥瘦,我們普遍都認為應該接受,但為什麼性取向就這麼霸道?一是全男,一是全女,既男又女不可,既女又男不可,同性戀不可,雙性戀也不可!電影中的女孩Jorgelina令我們都應該汗顏,她明白到身體特徵和性別取向沒有決定一個人是好是壞和是否值得愛。

Jorgelina隨當醫生的父親到農莊渡暑假,爸爸聘用了一家人打理那裡的馬匹和起居飲食。阿根廷的Gaucho(牛仔)文化以馬匹、勞動和男子氣概為基礎,不單只女人沒有地位,連沒有氣力男人也成為被嘲笑的對象。農莊只有「男孩」Mario,因此Jorgelina時常找他做伴游泳或騎馬。但Mario總是大熱天還穿長袖衫,而且從不水。Mario總是很賣力工作,想是希望贏得爸爸的讚許和認同。一年一度的騎馬比賽來了,Mario拼命操練,希望第一次參賽就勝出。不過一個下午改變了一切。

Jorgelina和Mario騎馬遊玩後回到農莊,下馬時Jorgelina看到馬馬鞍上有血跡,以為Mario被割傷。其實Mario也知道自己有些不妥,例如自己的胸部越來越大,又例如自從冬天後,陰部開始出血。原來媽媽也有帶Mario去看醫生,醫生看完報告後一臉愕然,著Mario的媽媽一定要帶Mario到首都看專科醫生。但後來沒有出血(當然啦,每月只出血幾天),農莊又有很多工作,所以沒有覆診。後來,Jorgelina的爸爸證實了原來Mario出生時,醫生錯誤判斷Mario的性別,誤把Mario當作男身。Gaucho文化長大的爸爸知道後,毒打了Mario一頓,還把Mario出賽的馬賣掉。傷心的Mario離家出走,直到比賽快要開始才回到鎮中,把馬匹搶回來報名參賽!對手是四屆冠軍,比賽中,Mario專注地抽鞭,由中段起領放,最後贏出賽事。但是過了終點後,Mario沒有停下來,繼續跑繼續跑,直到消失於所有人的視線。最後Jorgelina在河邊找到Mario,為「她」寬衣,並解去紮胸的布,一起暢游!

政治和性別(當然還有種族和宗教)往往都是叫人受苦的源頭,何時才可以終止?

講住兩齣先!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